当前位置:鲁南网 -> 新闻 -> 社会新闻 ->

与死神赛跑:患者频发室颤,急诊室40次除颤救人上演生死营救

来源:鲁南网 作者:周广聪 发布时间:2018-04-18 16:57
        急诊抢救室,每个医院最繁忙、最惊心动魄的地方。
        比如抢救心脏骤停的患者,生死就在一瞬间,急诊医护冲向前急救的场面,让人震撼。
        最近,临沂市人民医院急诊抢救室收治多名危重患者,面对患者突然发生的心脏骤停等突发情况,医护人员上演生死大抢救。结合急诊医护的描述,鲁南商报记者试图还原临沂市人民医院急诊抢救室的最真实一幕。

临沂市人民医院急诊抢救室。 
【现场】抢救气氛远比电视情节紧张
         “7床再次室颤,非同步双向波150焦,充电,旁人离开,放电……恢复窦性心律!”
        4月8日凌晨,临沂市人民医院急诊抢救室内,一位70岁患者的第22次除颤。现场的气氛远比电视剧里的情节更紧张,所有的医护人员紧盯着监护仪。
        患者是一名老年女性,于4月7日下午,被送入急诊抢救室,既往有冠心病、高血压。入院后常规吸氧监护、遵医嘱用药。下午1点43分,患者发生了第一次室颤,医务人员第一时间给予除颤,恢复窦性心律。
        室颤,即“心室颤动”,通俗点讲,室颤是心脏骤停最常见的类型。
        就在此后,室颤对这位老年患者来说,像是“家常便饭”,从一两个小时一次,到三五分钟一次,没有人能够想象她到底经历了什么,但每一次室颤,都意味着她要与死神碰一次面。
        当天晚上交接班后,针对病重患者的相互交接工作还未完成,就听见监护仪刺耳的警报声,响彻整个抢救室!
        “7床频发室颤!”值班护士一个箭步跑上前,一人胸外按压,一人涂导电糊准备除颤……如此默契的配合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次。
【奋战】经历近40次除颤,病人转危为安
        从一两个小时一次,到5分钟、3分钟一次,如此频繁的除颤的频率,让35岁的急诊医生王生级彻底按捺不住了。
        深夜23时42分,王生级把大致情况告诉了廉主任,并不停地翻阅文献。“给利多卡因0.1g缓慢静推”,后来这成了拯救性的医嘱,5分钟、10分钟……时间一点点过去,患者在此期间只有一次室颤,后追加利多卡因缓慢维持静滴……
        这一夜,是急诊医生王生级连续值的第3个大夜,没有人能体会他现在的疲惫,但面对这位危重患者时,他却比往常精神更集中。
        经过医务人员一夜的努力,这位经历了近40次除颤的病人,最终幸运地转危为安。当清晨交接班时,病人已经能说话,并可以自行进餐。
        病人家属不断地向医护人员竖起大拇指,并不停地说:“你们医护人员太伟大了,一夜没有休息,我们的命是你们给的,谢谢!谢谢!”
        这样的急救场景,对于年轻医生王生级来说,已经习以为常。对于自己连续上了3个大夜班,王生级坦言,这没什么,“急诊抢救室就是这样,面对危重患者时,我们要做的就是救人!”

急诊护士王绪娜。
【坚守】患者突然停搏,怀孕护士冲上去抢救
        28岁的王绪娜,也是一名特别拼的急诊护士。
        她这样记录了自己一个普通的夜班:“夜幕降临,逐渐回温的天气让寂静的街道多了一份唯美,可是我却无暇欣赏。当走进抢救室的那一刹那,我便知道这又将是一个不安分的夜晚!我从拥挤的人群中挤出一条缝来,才算看清抢救室全貌,18台监护仪马不停蹄地运转着……”
        这一夜是4月8日,怀孕5个多月的王绪娜值大夜班,如她所预想的一样,这一整夜特别忙……
        深夜11点33分,一阵刺耳的报警声划破长夜,值班护士迅速跑过去。“快去通知医生,15床心脏骤停!”护士边喊着边进行心脏按压,值班医生火速赶到,短暂按压后患者逐渐恢复窦性心率……
        凌晨1点28分,“15床再次出现骤停!”
        “2床发生室颤!”
        “医生医生,快看我妈怎么了?”4床家属焦急地跑过来……
        “15床再次停搏!”
        一轮一轮的抢救大战不断打响,医护一次次将患者从鬼门关抢了回来。
        凌晨4点多,“15床再次停搏!”没有一丝喘息的时间,来不及多考虑,怀着孕的王绪娜一个箭步冲上去,立即进行按压!几分钟后,患者“恢复窦性心率!”
        刚刚过于激烈的奋战,让王绪娜肚子里的宝宝不安分地闹腾,她的额头冒出细汗。

急诊医生王生级。 
【奉献】要么在岗,要么待命
        王生级是急诊的住院总医师。这个被称为“住院总”的岗位,其工作特点就是承担较多工作、高强度的工作压力,他每周工作时间最长,每天24小时里,要么在岗,要么待命,节假日、夜班,他值守的最多。
        王生级的妻子也是一名医生,妻子工作的地方在急诊重症监护室,距离他的急诊抢救室不远。夫妻二人虽然同在市人民医院,同在急救中心,但两人同时上下班的时候并不太多,“她也忙,我也忙……”
        在护士长赵海英眼里,王生级是一位非常“靠谱”的年轻大夫。“他很负责任,不怕苦、不喊累,比如前些天连续上了3个大夜班,最后累得腿都走不动了,一整夜一丝毫不敢松懈,直到患者转危为安。”
        急诊护士王绪娜的拼命,也让护士长赵海英特别心疼,“她3个月就查出胎盘前置,医生劝她卧床休息,她在家保胎一周后,又回到岗位上。”
        “我是急诊护士,生死就在一瞬间,我根本来不及考虑别的。”也就是这个怀孕5个多月、只有110多斤的准妈妈、急诊护士,在今年的大年三十值了小夜班,初一又上了一整天班。
        面对护士长的称赞,急诊医生王生级、急诊护士王绪娜坦言,急诊科的每一位医护都如此,自己只是急诊最普通一员。“在急诊医护的眼里,患者的生命从来都是第一位的。”

0